秘密

在学校大多数的班级里,似乎都存在着一条看不见的鸿沟,它横亘在学霸与学渣之间,让两个圈子似乎永远都不会有太深的交集。

女孩呆呆地望着那个课间时间仍在埋头做习题的男孩,眼中泛着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小心思,但她却从未表露过心意。毕竟像他那样的好学生,自己跟他多说一句话都是在“耽误人家学习”。

男孩是全年级有名的优等生,是几乎每个班主任开班会的时候都会提起的学习榜样,在学校严打“早恋”的时期里,男孩仍是会收到情书最多的人之一。

而女孩,却只是个徘徊在及格线边缘的学渣,默默无闻,普通到尘埃里。

女孩看着男孩微微蹙起的眉头,心想,他又在思考什么呢?是牛顿那几条不说人话的定律,还是永远纠缠在一起的电磁场,说到在一起,我和他如果在一起的话……想着想着,女孩浑然不自知的傻笑正对上了男孩偶然抬起的目光。

当女孩顶着脸颊上的两朵红云冲进洗手间的时候,才稍微平复了心头乱撞的小鹿。 女孩用凉水洗了把脸,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又有些黯然地摇了摇头,苦笑道:“还是算了吧,我这样的学渣,和他终究只能是同学一场吧。”

但俗话说的好,当你给自己关上了一扇门,上帝就非得为你拆掉一面墙。 女孩做梦都没有想到,幸福会来的这么突然。 “老师说班上要成立以同桌为单位的学习互助小组,我又是物理课代表,所以……嗯,以后我就是你的新同桌了。”

当男孩站在女孩的桌旁伸出手时,女孩呆滞的说不出任何话来。

晚上回到家,女孩抱着自己没及格的物理试卷,一边装着被爸妈训斥的委屈一边幻想着与男孩同桌的未来,一边哭一边笑,画面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直到第二天,看到男孩仍活生生地坐在自己身旁,女孩才确定这不是一场梦。

“这个题型得这么思考,我们先从动量守恒开始分析……” 男生的眼睫毛在阳光下泛着金黄的光晕,女孩看得有些出神,下意识问道:“可是,这个人为什么非要在船两头走来走去?不怕掉水里吗?”

“呃,”男孩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愣了半晌只能又强行拉回了话题,“已知这里的速度是……”

在女孩的眼中,男孩是发光的,所有那些女孩听都听不懂的东西,都能被他解答地条理分明,虽然自己偶尔还是会有困惑,但慢慢地也开始觉得牛顿那家伙也算是做了点好事。

自那天起,为了能与男孩多些交流的内容,女孩学习的认真度都提升了好几倍。

在受力分析与抛物线的计算之间,两人的距离似乎也拉近了些,课间的二人,除了学习上的交流,也时而会有些闲暇的欢趣。

女孩偶尔会觉得,或许那条看不见的鸿沟也并不是无法跨越的。

她喜欢男孩给他讲解题目时的专注,喜欢他思考时微微蹙起的眉头,喜欢男孩提醒她认真听讲时桌子下方悄悄扯动的衣角,但男孩呢…… 女孩不知道男孩是怎么想的,但男孩的追求者们却从未把女孩放在眼里,她们总是“放心”地把情书或者小礼物拜托给女孩,视线里似乎也从没存在过这个近水楼台的“情敌”。

而女孩,也总是一边叹息着自己与男孩那些优异的追求者的差距,一边傻傻的当着邮差。

不过对女孩来说,唯一的欣慰是男孩几乎从未拆开过那些信封便随着他的草稿纸一起扔进了垃圾桶里。

女孩常常会对着男孩的侧颜发呆,想象着他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然后在男孩略带笑意和疑惑的注视下,低下头。

“他对我笑了,他是不是喜欢我?不,他才不会喜欢我呢……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他喜欢我……”

时间一天天过去,不知是不是爱情的魔力,期末考试女孩的成绩竟有了长足的长进,无论是老师还是女孩都有些惊喜,只有男孩似有些不解风情地说道:“这是你应得的。”

“你就不能夸我一句吗?”

“嗯……你很棒?”

“……”

或许是自身的进步削减了心底的自卑,女孩终于鼓起勇气,在学期末的最后偷偷送出了自己的第一封情书,她小心翼翼地藏在男孩的书本里,却没有勇气等待最后的结果便匆匆逃出了教室。

在忐忑中度过着暑假的女孩几乎24小时翻看着手机,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直到,着拖鞋睡眼惺忪的女孩,在自家客厅里见到了男孩!

“啊,你醒啦,”男孩站起身来,笑了笑,“我是来给你送错题集的,最后那天你走的急,没来得及给你。”

“啊,好……”

待男孩走后,女孩背靠着房门蹲在了地上。

今天的男孩毫无异常,但毫无异常不正说明了问题吗?

“也是,我的情书和她们的又有什么不同呢,这会儿估计早就消失在了哪个垃圾站了吧。

即便他真的看到了……我这样的学渣……”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还没来得及悲伤,女孩已经开始扑簌扑簌地掉起了眼泪。怀中的错题集也不小心跌落在地,女孩赶忙擦拭起错题集上的泪珠,却意外发现,除了男孩平时的批注,似乎每一页的旁边都多了些字迹。

那是一道计算星球引力的错题,在女孩的字迹旁,用小小的楷体写着: “看见你的第一眼, 我就相信了, 万有引力。”

女孩飞快地翻阅着手中的错题集,看着每一句小小的批注,不知怎么却哭得更大声了。

翻完最后一页,女孩手忙脚乱的追了出去。刚刚冲下楼,却意外地和本已离开的男孩撞了个满怀。

“跑这么快干嘛?”

女孩破涕为笑,骂道:“哪有人会给这样给回应,还给完就走的啊?!”

“理科生的浪漫,你不懂。”

“滚!”(挥拳)

多年以后。

当女孩和闺蜜闲聊往事的时候,打趣道:“谁能想到,我是因为物理考不及格才会和当年的校草走到一起的呢,这种操作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你真的这么觉得吗?”男孩突然冒头接了一句。

“怎么,被我追到不服吗?”

“当然不是,”男孩伏到女孩的耳边,轻声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当初让老师组织学习互助小组和做你同桌这两件事……都是我的提议。”

作者:沈怀霜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